约翰琼斯点头道关于一个小心的商业间谍组织具

分享到:
 杨逸挠了挠头,然后有些无奈的道:“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,但我想知道做一个间谍学这些有什么用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有用,既然你要跟着我做一个商业间谍,而且你要以这里的职员身份作为掩护,那你当然得成为一个会计师,还有,就算你要作为一个间谍,能够算清自己的资产还有很有好处的,你认为呢?”
 
    杨逸摊了摊手,道:“呃,我没问题的,我可以学,但我也想学点儿其他更有用的东西,比如射击,格斗,我练习过格斗,但后来我发现自己练的那些没意义,当然还有其他技巧,我都需要学习的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做出了一副不解的表情,道:“我不明白,作为一个商业间谍,你学习这些干什么?”
 
    杨逸比约翰.琼斯还不解,他极是迷茫的道:“作为一个间谍,这些不是最基本的技能吗?”
 
    “不不不,你显然没搞清楚一件事,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业间谍,而商业间谍是不需要这些的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来回摆着手,笑道:“作为一个间谍,最重要的是什么?是获取情报,以及传递情报,以现在的科技条件来说,情报传递几乎是零门槛的,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很容易做到,所以最主要的工作就只剩下了获取情报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我能明白,但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有但是,对于一个商业间谍,甚至一个你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间谍来说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使用暴力都意味着失败,彻底的失败!想象一下,二战期间,盟军的一个间谍在德军总部要获取一份高价值的军事情报,他该怎么做?开枪打死一个德军军官?还是徒手累死一个将军,拿到一份关键情报逃走并送回去,然后回去享受英雄的待遇?”
 
    杨逸被问得无言以对,约翰.琼斯摇着头道:“这是电影里的情节,事实上中不会发生这种事,因为对于间谍来说暴露即失败,彻底的失败,设想一下,就算你干掉了一千个人拿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,假设就是诺曼底登陆计划好了,你觉得,这种方式获取的情报还有用吗?如果没用,你打死那一千人还有意义吗?没有意义,你做来干什么,只为了破坏掉你能接触道重要情报的大好局面?”
 
    杨逸被问得愣住了,然后他低声道:“可是,很多案例证明有时候必须要使用暴力手段来获取某些情报的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这情况当然会有,但是这种使用暴力手段夺取情报的情况太少,你不能用偶然发生的孤立事件来当做论证,却看不到绝大多数条件下一个间谍究竟是怎么做的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笑了笑,然后对着杨逸道:“我肯帮你,就一定会按照最好的方式,你的前途不该是一个亲自动手的间谍,或者特工,或者说行动队,你将来可能真的需要用暴力解决很多问题,但那些问题不该由你亲自动手解决。”
 
    杨逸小声道:“您的意思是我的模板应该是一个老板的角色,或者说是指挥者的角色,而不是负责具体动手的人?”
 
    约翰点了点头,一脸严肃的道:“是的,这就是你的定位,一个指挥官,而不是一个士兵,就像你父亲那样,他需要什么情报可不需要亲自动手,他所作的只是需要下令然后自然有人替他做好一切。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我明白了,那么我就不需要学习一些具体的技巧了吗?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笑道:“需要,但不是在我这里学习,你仍然需要从底层做起,从熟悉每一个环节做起,你在我这里要学的只是如何成为一个领导者,至于其他的东西,你得去别处学了,再重申一遍,我只是个商业间谍,怎么样,现在你还想跟我入行吗?”
 
 第十一章 代号:歌唱家
 
    这和杨逸想的不太一样,但是,商业间谍也还是间谍,而且杨逸没得选啊。
 
    “当然,先生,我期待着您的教导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他面带微笑道:“很好,现在我来解释一下我们的工作内容,首先,我的团队有个原则,就是没有暴力,而且只接在短期内能够见效并有所收获的订单。”
 
    杨逸在留心挺约翰.琼斯说的每一句话,因为他知道这些话有多么可贵。
 
    约翰琼斯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是他最核心的秘密,而现在,约翰.琼斯却开始把一切告诉了他。
 
    “作为间谍,尤其是一个没有国家背景的商业间谍,我们自然不可能得到来自国家或者上级的指令,这一点上我们是高度自由的,但我们也得为自己的每一个决定负责,所以,作为一个领导者你必须要慎重。
 
    通常我决定是否接下一个订单,或者说是悬赏,又或者叫做任务,通常会基于几个方面来考虑,首先是评估一下风险,然后看看收益是否配得上所要冒的风险,最后,考虑一下雇主或者说任务发布者的信誉问题,这一点很重要。
 
    如果三个要素全都达到我的要求,那么我会接受订单,如果有一项评估没有达到我需要的最低程度,那我就不会接这个任务。”
 
    看着杨逸点了点头,约翰.琼斯微笑道:“你可能要问了,我们怎么接到任务呢?这是绝大部分自由间谍的核心秘密,但说穿了也很简单,有几个很有实力的情报商,他们构建起了各自的情报交易平台,这就像购物网站一样,有人卖东西有人买东西,而我的合作伙伴是西塞罗家族所构建的情报集团,不属于任何国家,但实力雄厚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不再说话,他看着杨逸,等着杨逸提问题。
 
    杨逸确实需要提问了:“琼斯先生,什么是自由间谍。”
 
    “所谓的自由间谍,唔,你肯定听说过自由职业者,自由撰稿人,自由摄影师,这些名词你懂吗?”
 
    “懂。”
 
    “都一样,不管卖的是什么都是谁出价更高就卖给谁,但很可惜的往往是能够卖出去就要感谢上帝了,所以这些自由人里面虽然有几个混得很好,但绝大部分却是最底层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那么关于任务的发布又是怎么回事呢?也是网站上发布一个情报需求,然后有人搞到情报就卖,还有,接下悬赏之后其他人就看不到发布的信息了吗?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摇头道:“让我给你解释一下,间谍能接触到最先进的东西,但间谍更喜欢传统而可靠的东西,交易方式也是一样,网络是个好东西,但我不喜欢,因为网络上没有秘密,所以任务根本不是从网站上发布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由衷的点了点头,因为他想起了李凡对他所做的那些事,所以他很赞同约翰.琼斯的观点。
 
    “当然了,网络确实非常方便,所以现在也有人开始尝试使用网络来发布任务,但我绝不会把命脉寄托在网络上,比如说,西塞罗家族偶尔会在他们自己的暗网上发布一些情报任务,但这都是最低级的任务,是西塞罗家族为网络时代的一个探索,但如果是特别重要,特别危险,也特别敏感的任务,他们绝不会发布在网上让全世界的间谍都能看到。”
 
    杨逸举了下手,低声道:“西塞罗家族是怎么回事,您能解释一下吗?”
 
    “这个回头慢慢告诉你,现在你只需要知道西塞罗家族是最大的情报中间商就行了,这个家族,构建了一个庞大而完善的情报网,即使是世界上几个大国,也经常需要通过西塞罗家族的情报网来传递和获得情报,也是因为如此,西塞罗家族才能维系至今。”
 
    “我明白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继续给你解释,通常来说,如果有一个公司想知道竞争对手的秘密,他们会向西塞罗家族的情报人提出要求,说愿意出一百万英镑购买对手公司的投标计划,而西塞罗家族的情报人会选择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团队进行报价,比如说我们,如果我们认为报价合适,风险也不大,那就会接下这个任务,任务顺利完成之后拿钱,顺便说一句,和西塞罗家族交易不需要担心他们的信誉和付款能力,西塞罗家族这个名字就是保证。”
 
    “要是没能完成任务呢?”
 
    “没能完成任务?那就拿不到钱,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会在西塞罗家族的情报体系里失去地位,从而导致你以后得不到任务,当然,失败是难免的,谁都可能遭遇失败,但决定一个团队地位高低的最大因素就是成功率,反过来说,成功率是一个团队能否生存的根本。”
 
    杨逸吁了口气,道:“明白了,就是说我们的命脉掌握在西塞罗家族的手上,他决定给谁活儿干谁就能挣到钱。”
 
    “就是这样,但西塞罗家族是我接任务的渠道之一,对有些间谍团队来说情报商是他们唯一的任务来源,但对我来说不是,因为我有自己的长期合作伙伴,如果我的熟客有什么任务会直接找我,这样我们就能自己谈价钱了,但要是自己谈的交易,那你就得承担一些风险,比如客户的支付能力之类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解释的很详尽,杨逸想了想,低声道:“那么怎么和西塞罗家族联系上呢?哦,这个问题您不必回答,抱歉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摆了摆手,道:“我既然要教你,那就会把一切告诉你。”
 
    杨逸衷心的道:“谢谢。”
 
    “任何一个间谍都不喜欢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所以我们尽量单线联系,我只会和一个联系人交易,但如果这个唯一的联系人出事甚至死了怎么办呢,很容易解决,因为西塞罗家族集团的特殊身份和地位,他们会有一个高层人士的身份是公开的,你只要找到这个高层人士,告诉他你的代号,他会重新给你指定一个联系人,然后一切就和以前一样。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所以一个成功率很高的代号就很重要了,因为这决定着能否接到任务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笑了笑,道:“当然,我这一生都在经营自己的代号,而我这一生最大的成就,就是一个商业间谍内成功率最高的代号,是时候告诉你了,我和我这个团队的代号,叫做歌唱家。”
 
    杨逸现在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选择约翰.琼斯了,因为即使过去了十一年,但这个人还是肯帮他。
 
    杨逸很感激约翰.琼斯,但与此同时,他也在想自己的父亲眼光该有多毒,竟然真的有能够看透人心的本事。
 
    “歌唱家?”
 
    “是的,歌唱家,成功率第一的商业间谍,在伦敦,如果有谁想获取什么商业机密,那么歌唱家就是首选。”
 
    杨逸的看法很多时候和别人不一样,所以他关心的不是业界第一的商业间谍有多么风光。
 
    “您是怎么知道同行成功率,从而知道自己是第一的呢?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笑道:“我不知道同行的成功率,这是西塞罗家族的秘密,但我知道自己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,那么,还能有人的成功率比我更高吗?”
 
    杨逸立刻恍然大悟,点头道:“百分百的成功率,那当然是第一了,至少也是并列第一。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点头道:“关于一个小心的商业间谍组织具体是如何运作的,你会在以后通过实践就能够看到,如何带领一个间谍组织,你会其实也没有多么复杂,你只需要记住一点,谨慎,谨慎,更加的谨慎。”
 
    杨逸呼了口气,道:“谢谢您的教诲,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具体做些什么呢?”
 
    约翰.琼斯摊手道:“去外面当好你的行政助理,哦,提醒你一句,请把你身上的西服换掉,太昂贵了,不是一个行政助理该穿的,另外,请去买一双能配上你所穿正装的皮鞋。”
 
    杨逸穿的西服是他刷信用卡花了几万买来的,属于很不错的衣服了,而他刷卡买皮鞋的图谋被挫败了,于是他的皮鞋还是只有几百块钱买来的。
 
    杨逸觉得就这么搭配也没什么嘛,但没想到约翰.琼斯竟然还是能看的出来。
 
    “好的,我会换身衣服的,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什么时候我能真正的参与间谍的事情之中,我有些迫不及待了。”
 

欢迎转载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 » 约翰琼斯点头道关于一个小心的商业间谍组织具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