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若涵有个闺蜜就一直喜欢祝云涛她自然向着闺

分享到:
 孟天笑而不语。
 
    只有陈凡猜到,估计是他击杀祁长老的消息传回来,已经引起药神谷震动了。堂堂入道巅峰的长老被杀,嫡传弟子周静怡也生死不知,药神谷的这些长老们岂能坐得住?
 
    不过这种事,他们显然是不会和这些世俗人说的。
 
    “也罢,就先带你们进去安顿下来,看看长老们和丹师们怎么说。”孟天沉默片刻,似是下定决心,咬牙道。
 
    祝云涛大喜,又赶紧塞上一张卡。
 
    孟天收下,叮嘱道:“进去保持安静,别乱说话,冲撞丹师们会被逐出山谷的。”
 
    “是是,我等知道了。”祝云涛等人连连点头。
 
    药神谷的谷口被青石城墙封住,里面一点情况都看不出。
 
    但进了谷内,就会发现山谷非常宽阔,足有十数个足球场大小。在谷内是密密麻麻的建筑,许多两层或三层的小楼房,不少样式还是民国时候的建筑。
 
    谷内并非陈凡想的那样,直有一些入道者和武者,还有许多普通人生活在这里。估计都是药神谷这些长老丹师们的弟子、亲友、后代。毕竟他们在这药神谷生活数百年,不可能只靠几个人就存活下去。
 
    而在山谷正中心,是一座座依山修筑的大殿。青石大殿都非常高大,一路绵延到山上。男子指着建筑群道:
 
    “那里是药神殿,谷主所在,长老和丹师们都聚在那讨论修炼。而下面这些居民区,则是我们生活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“不知道谷主能不能出手呢?”祝云涛小声问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,谷主是何等人物,天上仙人一般的存在。到时候能求到一位长老为你们出手,就算你们的大幸了。”孟天冷笑道。
 
    这时,前面走来一群人,当头的是位面容肃然的中年人。周围人看到他,纷纷让开道路,低头行礼,显然中年人身份极高。
 
    青年男子见了,赶紧凑过去笑道:
 
    “胡丹师,这些人都是来求丹寻药的。”
 
    药神谷中,地位最高的自然是谷主,其次是几位长老,接下来就是丹师。所谓丹师代表着你能炼丹制药,他们地位崇高,比一般的入道者和武者都要高得多。
 
    这位胡丹师就是药神谷专门负责接待客人的。
 
    “哦?”胡丹师微微皱眉。“不是说最近不接待访客吗?怎么还把他们带进来?”
 
    “这个...”青年男子尴尬直笑。
 
    “哼。”胡丹师早知道他们的脾性,冷哼一声没有再做纠缠,而是转向祝云涛等人道:
 
    “几位先生,近些天封谷,长老和诸位丹师正在商量要事,你们若想求取丹药,不如在这里居住几天如何?”
 
    他说完,指着周围旁观的一群人道:
 
    “他们也是这些天来求药的,只是暂时都得等在这。”
 
    果然,祝家兄妹看去,见到这些人都穿着名贵品牌,和谷内其他人格格不入,显然都是外来求药的富豪、高官。
 
    “可是,我父亲正身中奇毒,等不了那么久啊。”
 
    祝云涛脸色微变道。
 
    他这一路行来,已经耽搁三天了,返程如果再加上三天,可能就要七八天。闲道长也只能保证他父亲十天半个月的寿命罢了,再久毒素就蔓延开来,大罗金仙来也难救。
 
    “哎,没办法啊,这个非我能做主。”胡丹师摇头道。
 
    “胡丹师,您看能不能想想办法。”祝云涛上前几步,想按照之前那样,塞卡送礼。结果胡丹师袖袍一挥,冷喝道:
 
    “我药神谷要什么没有?你便把亿万家产奉上,长老们都不入眼。”
 
    祝云涛一愣,不过很快反应过来,将银行卡换成了一块名贵的羊脂玉。胡丹师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道:
 
    “也罢,既然你们这样心诚,到也不是没路可走。”
 
    胡丹师指着这条一直延续到青石大殿的石板小路道:
 
    “按照我们初代谷主定下的规矩,求药者若是心灵至诚,能从此一路跪拜到药神殿的话。那么长老们无论如何,都得答应出手救治他。”
 
    众人望去,这条石板路道药神殿,足足有数百米。一路跪拜下去,岂不是得把膝盖和额头都磨破了?祝若涵想到这,顿时花容失色。
 
    倒是祝云涛脸上神色变化,最终咬牙道:
 
    “好!为了父亲,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?”
 
    他说完,哐当一声拜下。
 
    胡丹师赞许的点点头,眼中带着得色。
 
    药神谷制定这个规矩,为的就是体现宗门的威严。你看这些求药者都要跪拜而来,对我等丹师是何等尊敬,那就勉为其难,为他们出手一次吧。
 
    “小伙子有心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一般人都做不到的。”
 
    “他不是祝家的祝云涛吗?我去中海时见过,祝家这是有福啊。”
 
    旁边的其他求药者也纷纷赞道。
 
    听了周围众人的称赞,祝若涵又眉飞色舞起来。她这一生最骄傲的两项,一个是自家的容貌,一个就是有个能耐的哥哥。
 
    倒是陈凡微微皱眉道:
 
    “他们只是求药而已?又不是你的信徒奴隶,为什么要他一路跪拜?这太折辱人了吧。”
 
    “哼,这是我药神谷的规矩,岂容你区区小辈质疑。”胡丹师闻言,顿时脸色一冷。他作为药神谷丹师,什么时候有人敢质疑他?何况还是个小家伙。
 
    “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,求药贵在心诚。”
 
    “你连这点心意都没有,我看就不是诚心来求药的。到时候哪怕长老们商量完毕,我也会将此事禀明他们。”
 
    胡丹师这话一说,顿时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向陈凡。
 
    “像你这等胆敢顶撞丹师的,若不是胡丹师宽宏大量,早将你逐出去了。”孟天冷声道。
 
    连祝若涵也撇嘴道:“我哥都没说什么,你在这里插什么嘴?”
 
    祝若涵早就看陈凡等人不顺眼了,尤其那个戴帽子的女的,和她哥眉来眼去。祝若涵有个闺蜜就一直喜欢祝云涛,她自然向着闺蜜,对周静怡越发敌视。
 
    “哎,这小子不懂事啊,丹师们身份尊贵,岂是你一个小家伙能顶撞的?”
 
    “他现在尝到苦头了吧。”
 
    “呵呵,白跑一趟。”
 
    周围众人议论纷纷,不少人还摇头叹气。
 
    胡丹师更得意了,抚着胡须,一派高人模样。
 
    药神谷作为当时药道大宗,就应该有这样的气派和规矩。若阿猫阿狗都能上来求药,岂能体现出我药神谷的威严?
 
    “谁说我是来求药的?”
 
    陈凡忽然道。
 
    他这话一出,大家都是一愣,包括胡丹师也猛的皱眉道:“不是来求药,入我药神谷干什么?来挑衅不成?”
 

欢迎转载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 » 祝若涵有个闺蜜就一直喜欢祝云涛她自然向着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