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似乎并不知道上一次多放的几包药粉把苏锐给

分享到:
 山本恭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十七层高楼,冰冷的目光之中却带着复杂的味道,盯着苏锐,缓缓问道:“你带我来酒店?”
 
    这个流氓,竟然还在想着这种事情!
 
    看着山本恭子的目光,苏锐明白对方又想歪了,无奈的说道:“我可不是精-虫上脑的那种人,难道还能一见面就想着和你上床?”
 
    山本恭子眯着眼睛:“你们男人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
 
    不知道为什么,站在这酒店的门口,竟然让她身体深处那消失了几十分钟的复杂感觉重新又冒了出来!
 
    “呵呵,我们男人都是这个样子?”听到这句话,苏锐反而嘲讽的笑了笑:“山本恭子小姐,不要把你自己伪装成经历过许多男人的样子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上次在南阳,你应该还是第一次?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山本恭子的脸色阴沉无比:“苏锐,你一定会死!”
 
    “我从不怀疑我会死,但是我非常确定的是,我一定不会死在你的手里面。”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,靠近了山本恭子一些,笑眯眯的说道:“而且,我非常确定的是,你带来黑暗之城的那些山本组武士,他们绝对没有可能活着离开阿尔卑斯山脉。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说出这句话来,山本恭子的身体猛然一震!
 
    尽管苏锐的语气很是平静,但是却让这位心狠手辣的山本组大小姐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!
 
    “当然,我所说的你的那些手下,也包括那位上忍在内。”苏锐补充道。
 
    于是,山本恭子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:“别人都说我心狠手辣,但是现在看来,你的心狠手辣程度是我的十倍以上!”
 
    “非也,非也,你误会我了,其实我只对敌人心狠。”苏锐微笑着说道,他的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的意味:“山本恭子,我想,你还没有弄明白一件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事情?”山本恭子下意识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早就对你们宣战了。”苏锐的嘴角勾起了一起笑容来:“战斗,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。”
 
    战斗早就已经开始了!
 
    山本恭子这才意识到,自己是多么的无知,多么的自大!
 
    太阳神阿波罗早就已经对山本组宣战好几个月了,双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拿命相拼!
 
    而这一次,山本恭子前来黑暗之城找某位大佬洽谈合作,本意是为了合纵连横的对付太阳神阿波罗,但是,她忘记了,这里是苏锐发家的地方!太阳神殿的地址虽然不在黑暗之城,但是这里仍旧是属于黑暗世界的范畴之内,这里就是阿波罗的根!
 
    她的准备太不足了,她带的人手太少了,她也太高调太高调了!
 
    如果她乔装打扮成佣兵混进黑暗之城,说不定苏锐还无从发现她,可是,山本恭子不仅带来了十几辆宝马,还带来了白南田之这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脑残货!那嚣张的样子,简直就是在告诉整个西方黑暗世界的人——我们大东洋的山本组来了!
 
    想要赢下一场战役,是需要很多很多细节的,而在这种情况下,太阳神殿的备战水平明显要高于山本组!
 
    山本恭子越想越有些后怕,她摇了摇头,兀自硬气的说道:“我带来的都是最精英的武士,坂村君也是最优秀的上忍,只要那些天神不出手,你的太阳神殿别想堵住他们。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
 
    苏锐好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连续笑了好一会儿,才堪堪的停下来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冷冷的看着苏锐:“你笑什么?”
 
    “不用这么看着我。”苏锐强行收住了笑容,拍了拍山本恭子的肩膀,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悬崖峭壁:“山本恭子,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 
    山本恭子很不喜欢苏锐这种拍肩膀的动作,因此皱了皱眉头,并没有答话。
 
    “这里是阿尔卑斯山!”苏锐替山本恭子做出了回答:“我就算让你手下的那些武士从隧道里面走出去,你以为他们真的能出的了这片山脉吗?”
 
    山本恭子再次浑身一震,本就没有消解的寒意更加的浓重了!
 
    苏锐继续说道:“你的那些武士虽然单个实力都很强,但是,比起野外生存能力来,他们就是渣滓中的渣滓!他们真的以为凭借一把武士长刀能够走得出去?”
 
    野外生存能力?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锐再次笑着拍了拍山本恭子的肩膀:“而在这个方面,我的手下都是专家中的专家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在苏锐正在和山本恭子在酒店门口对话的时候,在这间酒店最顶层的一处豪华套房之中,邵梓航的身影重又出现了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每次都要被军师派来执行这种任务?”邵梓航的手里拿着几包药粉,一脸的纠结。
 
 第1194章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
 
    此时此刻,既然已经意识到了此次黑暗世界之行彻底的宣告失败,山本恭子反而又放得开了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完败,无法逆转的完败。
 
    没有经过任何事先的准备,就这么愣头愣脑的过来谈合作,结果被太阳神殿轻轻松松的就包了饺子!
 
    山本恭子的心里很愤怒,但是此时此刻,所谓的愤怒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,坂村雄健和那些武士能不能活着走出这片大山,只能靠他们自己,而她能不能活着从阿波罗的手里离开,也只能靠她自己!
 
    从这一点来说,山本恭子调整情绪的速度真的很快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要在这里建酒店?”山本恭子冷笑了一声:“投资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?”
 
    听到这句话,苏锐的面部表情顿时多出了几条黑线。
 
    “这叫战略眼光。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:“现在看来,黑暗之城的地方虽然很大,但是周围都是悬崖峭壁,总量是一定的,面积也无法再扩张,所以地价会越来越值钱,甚至包括悬崖峭壁之下!”
 
    “想想东洋和华夏,以往那些偏远的郊区,现在都改头换面,成了新城区了。”苏锐似乎给自己找了一个很不错的自我安慰理由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冷笑了两声,似乎并不赞同苏锐的说法,不过她倒是已经猜到了这间酒店的真正主人是谁了?
 
    太阳神殿的成员并没有跟着进去,苏锐和山本恭子则是乘坐着电梯,一直向上。
 
    电梯里面只有两个人,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沉默,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 
    苏锐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那次在华夏,真的是个意外。”
 
    “不要再说这件事情了。”山本恭子听到苏锐哪壶不开提哪壶,眼神顿时就阴郁了起来:“这件事情已经彻底的过去了,我说过,我会把你变成太监,然后杀了你。”
 
    她这么一说,苏锐也就没多少歉疚了:“好的,你如果能这样想就最好了,你不会放过我,我自然也不会饶过山本组的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又补充道:“你这个样子,反而可以让我放下包袱。”
 
    山本恭子冷笑两声:“你看起来可不像是那么有责任感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我对朋友很有责任感,但是你是敌人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电梯已经到了顶层。
 
    房间内,邵梓航还在纠结着药粉的数量。
 
    他似乎并不知道上一次多放的几包药粉把苏锐给折磨成了什么样子,这次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把几包药粉全部都洒了进去。
 
    把饮水机重新装上,邵梓航拍了拍手:“我就搞不明白了,为什么军师就那么想要去撮合大哥和那个东洋小妞儿?那东洋妞有什么好的?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他的话锋一转,说道:“嗯嗯,不过话说回来,那女人的确是很漂亮,身材也没的说,大哥啊大哥,祝你好运了。”
 
    这个时候,门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。
 
    邵梓航心中一动,连忙轻手轻脚的钻进卫生间里面,从窗户爬了出去。
 
    他的前脚才刚刚出去,套房的门就已经被打开了。
 
    这最豪华的套房始终是为苏锐保留着的,但是这位酒店的真正金主却从来没有进来住过。
 
    仔细算起来,太阳神殿还真的在黑暗之城中置办过不少的地产,当然,这也都是军师的手笔,苏锐甚至找不齐太阳神殿这些不动产的所在位置。
 
    房间打开,是一大片落地窗户,非常壮观,背靠着峭壁,从这里可以看到黑暗之城的远景。
 
    从高空看着城市,苏锐都觉得心胸开阔了许多,他忽然发现,也许,自己对待山本组,可以换一种方式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他的脑海里面忽然浮现出了邵飞虎的脸。
 
    这段时间以来,他并没有和张玉干等老首长们联系,因此也暂时失去了邵飞虎的消息,不知道这位首都军区的特战大队长有没有成功的潜伏进山本组。
 
    苏锐坚信,张玉干所埋下的这一颗钉子,早晚会发挥作用的。

欢迎转载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 » 他似乎并不知道上一次多放的几包药粉把苏锐给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