诚睁开并无睡意却有些疲睛清晨的暖阳下两人四

分享到:
 韩志诚拿着手机,出门。
 
    乔羽欣盯着他离开的地方,心里苦涩难言,他这是就走了吗?给了她温暖之后,就这样冰冷的离开?
 
    刚才的电话和消息,是那天超市里和他很亲密的女人吧,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吗?
 
    所以,即使他最后没有和影子在一起,也不会退而求次的选择她。
 
    眼前再美味的食物,也是食如嚼蜡,放下筷子,双脚挪到椅子上,整个身体蜷缩在椅子上。
 
    不哭也不闹,房间里安静的仿佛整个世界就她一个人,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,乔羽欣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的。
 
    低沉磁哑的嗓音在她的头顶蔓延开来,“你不吃饭,坐着犯什么傻?”
 
    乔羽欣倏然抬眸,幽暗跳跃的烛光下,他熟悉的脸那么的清晰。
 
    “我以为你走了。”心里的话,不由自主的说出口。
 
    韩志诚心口一紧,“很希望我走是不是?”
 
    乔羽欣诚实的摇头,看着他,“你不吃点儿吗?”
 
    “我要你管。”他没好气的呛她一句。
 
    乔羽欣老实的闭嘴,那就别管,因为没那个资格。
 
    那天晚上,他睡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一,夜,而乔羽欣在自己的床上,一,夜,未眠。
 
    翌日,乔羽欣醒来的时候,他还在沙发上睡着,家里没有食物,也没有水。
 
    她弯身小声的叫他,“志诚,天亮了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睁开并无睡意,却有些疲惫的眼睛,清晨的暖阳下,两人四目相对,在乔羽欣心跳加速的时候,韩志诚无波无澜的应了声,“嗯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仓皇的别开视线,“这里没水没电也没食物,你早点儿回去吧,别上班迟到了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直直的盯着她,“那你呢?”
 
    乔羽欣说,“我今天去物业把水电费都开了,我想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走了。”乔羽欣的话还没说完,韩志诚就拎起放在沙发扶手上的西装外套,冷若寒冰的离开。
 
    乔羽欣叹气,他最近总是这样阴晴不定。
 
    韩志诚一个人开车回家,韩志轩刚刚自己煮了一碗泡面,看到大哥回来不禁唠叨,“你和嫂子不会是因为知道我回来,就出去住了吧。”
 
    韩志诚没有解释,“帮我也煮一碗。”
 
    聪明的韩志轩瞬间明白了一切,“不会我们又要吃一段时间的泡面了吧?”
 
    韩志诚还是什么话都没说,去楼上冲澡换衣服。
 
    厨房里的韩志轩感觉出事情不妙,这一次他绝对不能像上次那样不管。
 
    为了自己生活的不要太糟糕,这一次他是实话实说的给自己远在他国的老妈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韩母一听,儿子儿媳吵架分居,立马就急了,这抱孙子一直没个动静也就算了,这要是直接分居,那岂不是连个盼头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赶紧回国!一天都不能耽搁。
 
    这次回国前先给羽欣打个电话,看看他们这两口子是怎么在她面前扮演恩爱夫妻的。
 
    在小区物业等着开通水电的乔羽欣看到手机上是婆婆的号码,心脏不禁一紧张,“喂,妈。”
 
    “羽欣啊,最近好吗?”
 
    “挺好的,妈您和爸最近身体好吗?”
 
    “好。都挺好,就是想家了,这不准备着回国,提前和你说声,让你帮我收拾一下房间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乔羽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她这刚打算自己过怎么长年待在国外的婆婆就要回来?
 
    不会是韩志诚从中作梗吧?不过,他应该不至于吧?
 
    “好的,妈,前几天志诚还说想你们二老了呢,我过会儿就回去收拾房间,你和爸随时回来都可以住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,好的,那我先挂了,我去机场买票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挂了电话后,物业人员问乔羽欣,“女士,请问你的房子是几栋几号?”
 
    乔羽欣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先不开了吧。”
 
    这样看来,她必须回韩志诚家住,而且还是在婆婆的监视下,不得不装作恩爱夫妻,住在同一间卧室里。
 
    不过上次他们住在一起也没怎样,这一次肯定也不会怎么样。
 
    两个人在一起,有一位对另一位毫不动心的话,即使无时无刻绑在一起,也不会擦出爱情的花火。
 
    大不了就是在他身体需要的时候,解决一下生理需求。
 
    去单位请假一天,回到家准备收拾房间的时候,悲催的发现,家里的钥匙不知道让她放哪里去了?
 
    鼓起勇气拨通韩志诚的号码,连续两遍都是无人接听,她只好又打车去他学校找他。
 
    门卫工作人员并不认识她,因此乔羽欣在说找韩校长的时候,门卫单独打电话过去汇报。
 
    门卫工作人员电话没挂,就问乔羽欣,“韩校长问你是谁?”
 
    “乔羽欣。”乔羽欣随口就答。
 
    门卫工作人员和那边的韩志诚汇报之后,接着又问回来,“校长问,你是哪个乔羽欣?”
 
    乔羽欣眉心不悦的一皱,他还认识几个乔羽欣?“他老婆,乔羽欣。”
 
    这下惊愕的是门卫工作人员了,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校长太太,话说,他们校长不是单身啊?
 
    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门卫工作人员,听到那边校长的话,又问乔羽欣,“校长让我问您找他有什么事?他在开会。”
 
    乔羽欣从那人手机拿过电话,“我家里钥匙丢了,早上妈打电话说要回国,我现在要回家收拾房间。”
 
    “进来。”那边好歹是说了句人话。
 

欢迎转载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 » 诚睁开并无睡意却有些疲睛清晨的暖阳下两人四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