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静怡只好和陈凡坐在一起她忍不住道

分享到:
   但实际上,上师怎么可能十七个月只做一件事呢?所以上师一共花了六年零五个月,才炼成那件护身法器。最后若非有求于药神谷,也不可能将这法器予人。
 
    但就是这样一位修法真人全力炼制的法器,却挡不住陈凡一击。此时周静怡心中,对谷主是否是陈凡的对手,都有些怀疑了。
 
    “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陆燕雪反击道。
 
    陆燕舞此时只能抱胸站在一边,不敢插嘴。这两女人,一个据说是陈凡女人,一个是陈凡特意留下带在身边,而且还是气质大美女,两人斗起来,她插进去就是找死。
 
    她陆燕舞虽然身份尊贵,但在一位少年宗师面前,却不值一提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是堂堂宗师,把我留下干什么?准备当小情人养吗?”周静怡扭头不看陆燕雪,而是直视陈凡,讥讽道。
 
    陆燕雪也赶紧看向陈凡,心中紧张,她也怕是这样。
 
    陈凡坐在紫檀木椅上,手中端着香茗,闻言放下茶杯,起身道:“也罢,这里事情差不多了。我们该去做正事了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正事?”陆燕雪一愣。“你要离开?”
 
    陈凡不答,而是对周静怡道:“你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不杀你吗?很简单,我需要你带我去药神谷。你药神谷敢组织围攻我,那我取你药神谷内的所有千年灵药作为赔礼。”
 
    “你敢?”周静怡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,不可思议道:“你杀了我师父不够,还要去强夺我们药神谷的千年灵药?”
 
    “你还是杀了我吧,我不会带路的。”周静怡说完,闭上眼睛,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。
 
    陆家两姐妹也微微不忍。
 
    周静怡容貌虽然只是清秀,但气质如诗如画,充满禅意。这样一个清丽可人的美女,若被陈凡当场击杀,只会让人惋惜遗憾。
 
    “可以。”陈凡淡淡道。“反正知道药神谷所在地的人多得是,你只是个向导而已,并非无可替代。我杀了你之后,再血洗整个药神谷满门,作为你拒绝我的代价。”
 
    “你!”周静猛的睁眼,死死瞪着陈凡。
 
    陈凡站在那,眼中一片淡漠,神情丝毫不像在开玩笑。
 
    北玄仙尊言出法随,比皇帝的金口玉言还要贵重,又怎会开玩笑呢。
 
   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周静怡脸色又青又白,终于低头俯首道。她相信陈凡绝对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,陆天风、陆天龙、祁长老,哪个不是身份尊贵的一方执掌,却被陈凡说杀就杀,这样一个魔王,药神谷惹不起。
 
    “那就出发吧。”
 
    陈凡转身而去,陆家两姐妹愣了愣后,也连忙跟了出去,只剩下周静怡站在屋中,秀气的小拳头死死攥紧,眼中闪过无尽的羞辱与无奈。
 
    .....
 
    在陆家众人的错愕中,陈凡带着周静怡和铜山,直接就离开了临州。
 
    他们本以为陈凡击杀陆天风,掌控整个陆家后,会大肆享受挥霍一番。陆家甚至为此专门抽出了几个亿的现金,供陈凡花销。陆燕舞最近的工作,就是专门伺候陈凡,把这位宗师服侍好了,陆家的地位和势力才能继续维持下去。
 
   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,陈凡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,没拿陆家的一分钱。
 
    连周静怡都非常诧异:“你知道临州陆家这些年积攒下来多少家产吗?单单明面上的公司股份,市值就在上百亿。更不用说其他暗地里的资产。你一分钱都不要,就这样离开了?”
 
    哪怕是宗师,想要赚到上百亿,也非常艰难。
 
    毕竟这是现代社会,你再能打,能打的过导弹大炮?
 
    “你的目光太浅显了,又怎知道我的境界。”陈凡依靠在座椅上,淡淡回答。
 
    钱对他算的了什么?药神谷的那些千年老药才是重点,有这些灵药后,他说不定能一口气凝聚道体,迈入通玄境界。到时候天下之大,岂不任他纵横?
 
    “狂妄自大。”周静怡低头,嘴中小声嘀咕。“哼,你就继续自大下去吧,等到了谷内,看谷主怎么收拾你。”
 
    作为药神谷弟子,她对谷主充满信心,毕竟那可是修法真人,一代丹王。况且药神谷又不止丹王一人,还有众多长老、供奉,那么多入道、内劲强者联手,便是宗师也有去无回。
 
    两人此时正坐在南下的火车上。
 
    以陆家的能耐,让铜山免检入座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 
    陈凡没要卧铺,而是选了商务硬座,铜山一个人就占据了一排座椅。周静怡只好和陈凡坐在一起,她忍不住道:
 
    “你为什么不坐飞机?让陆家把这大块头托用去算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安全。”
 
    陈凡平淡吐出三个字。
 
    飞机固然快,但它在万米高空,一旦出事,以陈凡现在的能耐,也几乎十死无生。还是坐火车更方便。况且陈凡并不着急,他有大把的时间,慢慢来做这件事。
 
    周静怡气结,干脆懒得和陈凡说话。
 
    三人就这样在一路沉闷中,随着火车驶往南方。
 
    药神谷在苗疆的十万大山中,隐藏极深,几如世外桃源。外人最多只知道大致方位,并不清楚具体位置。这才是陈凡一定要带着周静怡的理由,他懒的去细细搜寻,直接找到地方,打上门去,强抢灵药就行。
 
    两人首先到了岭西首府,除了火车站之后,众多的出租车司机就一拥而上,纷纷来拉客。铜山往前面一站,他们顿时被吓住了,止步不前。
 
    “从这里到药神谷有多远?”
 

欢迎转载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cbin仲博时时彩-cbin仲博娱乐平台 » 周静怡只好和陈凡坐在一起她忍不住道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